资本秃鹫正在猎杀欧洲足球

hthvip Posted on 0 comments

临近圣诞,整个欧洲迎来了新冠的又一次大流行。与此同时,另一种难以驱散的阴霾也在不断地笼罩正值寒冬的欧洲足球。

当西甲联盟与CVC之间的暧昧刚刚被皇马巴萨毕巴组成的反对派生生拆散后,马上法甲又传出正在与CVC谈判,商讨接受其投资的可能性。

CVC三番五次带给欧陆足球的冲击已经显而易见,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之时,我们有必要了解CVC投资的动机:足球,吸引资本的到底是什么?

CVC全称CVC Capital Partners,其前身可以追溯到1968年,花旗集团在当年建立了一个风险投资项目,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该项目开始投入刚刚涌现的融资买入商业,也就是说它骨子里流的是借贷生钱的血。

1981年,作为该项目的欧洲分支,CVC Capital Partners正式成立。1993年被其管理层收购。迄今为止,这家总部设在卢森堡的投资机构管理着高达1,148亿美元的资产,是欧洲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CVC与体育的交集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1998年,世界摩托车锦标赛便成为CVC资本的第一项体育资产。据《金融时报》报道,2006年CVC以5亿美元将持有的股份出售,比购买时的价格增加了4.14亿美元。

而在今年2月,国际排联发布官方声明,私募资本CVC将投资三亿元,与国际排联一起成立合资公司“排球世界”(Volleyball World),负责包括世锦赛、奥运会预选赛、排球国家联赛等赛事的商业运作。

作为三大球之一的排球,相比于足球和篮球来说,长期都处在商业开发的劣势地位。但作为受众广泛的强对抗项目,其本身注定是一项处于价值洼地又十分优质的体育资产。所以,当CVC向国际排联发出投资意向时,3亿元的报价一方面对苦于无处化缘的国际排联颇具吸引力;另一方面,从CVC自身的判断而言,这笔买卖称得上物美价廉。

但是,双赢的局面往往只存在于理论上。看看CVC与F1之间的联姻,你不得不为那些CVC看上的体育赛事捏一把汗了。

2006年CVC以14亿英镑获得F1的多数股份而成为最大股东,并在接下来长达11年的时间一度占股近70%。当2017年自由传媒集团花费80亿美元完成全资收购时,CVC已从F1身上收获了总计351%的盈利。

但是,也正是在CVC拥有F1赛事品牌的期间,以马诺为代表的众多车队相继倒闭退出这项历史悠久的顶级赛事,同时整个系列赛也面临着口碑下滑的窘境。据观众调查显示,有比例众多的拥趸认为F1不再是最顶级车手竞技的理想场所,而他们所呈现出的比赛被定义为了乏味且无趣。

数据不会说谎,在自由传媒集团接手后的一项调查中,F1赛事的观众已经流失接近三分之一。而更让这家集团窝火的是,CVC在临近转手的一年中,被众多车队反应出管理过度的问题,与之对应的是,在CVC离开F1后的九个月,负责接手运营的赛事方亏损整整超过1.9亿美元。这种不堪的局面意味着CVC可能并没有做一个干净的离开者,它利用了最后的混乱对F1不停地挖空和吸血。

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CVC就像秃鹫一样,它会不停地审视猎物,等到其呈现虚弱的状态时,伺机发起致命的攻击。

疫情之下,整个欧洲足球都在寻找可以生存下去的可能性。失去比赛日门票的收入,让除了少数大俱乐部之外的小球队举步维艰。

在英国,博尔顿和伯力在疫情之前就几乎得到了管理机构的最后通牒,最后伯力破产,而博尔顿的煎熬延续到了疫情发作后的今天。

在德国,凯泽斯劳滕深陷漩涡。120年的历史底蕴无法为它们带来成绩上的起色,一再跌落的风险终于在疫情来临之后爆发,压垮他们的是2400万欧元的债务。鉴于之前窘迫的财务形势,这家四次获得德甲冠军的俱乐部已经变卖了自己的训练基地。也就是说,当需要再次偿债时,他们已然家徒四壁。

大批中小球队破产的现实,揭示了欧洲足球体系运转的举步维艰。并不是所有球队都是皇马巴萨,曼市双雄,巴黎尤文。更多的球队依仗球票收入维持运转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新冠感染的趋势就像跳字一样飞速向前,让各国足球联盟对开放看台再次呈现出审慎的态度。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CVC开始着手布局欧陆足球。

闹到沸沸扬扬的西甲注资事件并不是CVC对五大联赛的第一次出手,这家私募机构刁钻的眼光开始时投向了意大利。

早在去年5月,CVC便以3.5亿欧元报价罗马,但未成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即CVC入股意甲的消息便被曝出,还引来了贝恩资本等投资机构的竞价。去年11月,意甲联盟通过了CVC、Advent International和FSI的提议,三家共同投资17亿欧元收购意甲媒体版权公司10%的股份。通过提议的背景无独有偶:在2020年,整个意甲的亏损就超过了6个亿。

方案通过需要20家俱乐部中至少14家投出赞成票,不过在七家意甲俱乐部的反对下,CVC与意甲的合作至今仍未达成。据媒体披露,反对派的领导者可能是尤文图斯。

这种局面也出现在了西班牙。据报道,CVC提出协议中称会向职业联盟注资27亿美元,这笔钱被按比例分配使用,其中 70%资金用于俱乐部建设(基础设施,数字化,国际化);15%用于球员投入(可上调工资帽),可在未来三年使用;15%用于降低现有债务。

CVC诉求也很简单:未来五十年的职业联盟转播收益,CVC每年按照10%的比例参与分红。

针对这项协议,西班牙职业联盟所有42支球队中,有37支投出了赞成票,这至少表明一个问题:绝大多数球队现在非常需要钱。

就像在意大利一样,绝对强势的球队会干预协议的达到,皇马巴萨当然是这样角色的首选,而来自矿产资源丰富地区的巴斯克雄狮——毕尔巴鄂也参与到了两大球队所组成的阵营中。

CVC在西班牙的行动也暂时搁浅,不过它转身来到了西班牙的近邻——法国。受惠于卡尔塔财团对巴黎的巨大投入,超级巨星的到来和相对优异的欧冠成绩让整个法甲都提升了存在感。

反应到联赛价值上,尽管法甲120亿欧元的估值距离西甲、意甲的240亿欧和170亿欧还有距离,但随着梅西的到来,联赛曝光度一再提升的背景下,这一估值势必将拥有更坚定上扬的曲线姿态。

这也是CVC接连接洽意、西、法职业联盟的初衷:价值洼地已现,对秃鹫来说,那绝对是一块值得一再尝试的肥肉。

鉴于英国可能出现政府拨款资助联赛体系和德国相对健康的俱乐部财政监管条例,欧洲足球沦陷的可能性降到了五分之三。即使这样,你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比例。

考虑到50年后的通胀水平和接近10%的融资利息,CVC“带毒”的协议还有这么大的受众和市场,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谁都在期盼救世主,但套用在西甲注资的问题上,绝大多数球队与少数超级俱乐部之间微妙关系大体可以概括为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问题。

按照CVC的构想,27亿注资成功后,皇马巴萨将分别获得2.7亿欧元和2.61亿欧元,而与此相比,两大超级球会在未来五十年失去的转播权益,估算起来很可能将以百倍计。

从这个角度出发,也就解释了能获得7780万欧元的西班牙人俱乐部为什么会迫不期待的在市场中发布CVC注资的公告:除了可以缓解球队经济层面的窘境外,这可能是这支小球会全方位加速弥补与皇马巴萨差距的最好机会。

当然,如果皇马巴萨毕巴不同意这样一个补偿经济的提案,按照三家俱乐部在职业联盟中的地位,也理应肩负起为其余球会谋求经济缓冲方案的责任。

事情的走向也如此行进,一纸公开信马上出现了各家俱乐部的案头,内容最吸引人的部分如此写道:

“—可持续项目将允许所有俱乐部获得 CVC 提供的相同资本,假设成本和条款得当

—可持续项目将允许以每年2.5% -3.0%左右的俱乐部实际总成本构建运营,最长期限为25年;

西班牙足球俱乐部将会被绑定50年,付出总额高达131亿欧元,以换取CVC20亿欧元的注资。

西班牙足球俱乐部将会被绑定25年,付出总额9亿欧元,以换取20亿欧元的注资。

因此对比西甲和CVC的方案,我们提出的可持续项目可以为西班牙俱乐部节省122亿欧元,这比西甲和CVC的提案降低15倍,而且期限只有25年,而不是50年。”

而支撑这则公开信的背后,则有摩根大通、美国银行、汇丰银行等华尔街大鳄的身影。在对比方案提出之后,许多俱乐部表示需要再次考虑CVC协议内表现出来的诚意。在这个理由的背后,也许暗藏着另一种态度:资本从来没有姓名,但相对比CVC,皇马巴萨毕巴更值得弱小球队的短期托付与信任。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这种转变就会被披上滑稽的外衣:2021年4月19日,包括皇马巴萨在内的十二支球会宣布成立欧洲超级联赛。消息一出,举世哗然。这意味着欧洲最具权势的俱乐部们背叛了自己所属国家的职业联盟以及那些与之共同度过百年岁月的小球会。

迫于巨大的压力,欧超项目在48小时后正式宣布搁浅,但时至今日,皇马巴萨尤文仍然作为该项目的骨干,坚硬地维持项目以最低的速度运转。

CVC的协议摧毁不了欧洲足球,华尔街的到来也摧毁不了欧洲足球。而那些小球会,在面对自己根本无法抗衡的对手时,场上还有可能以弱胜强,场外几无胜算。

欧超的存在就像外力生生楔入欧洲足球体内的刺针,这个庞大的生意体系虽然不至于摇摇欲坠,但谁知道就算金字塔尖和塔基的球队重复着穿梭与握手的轮回,但忠诚只限于展露给暂时忘却刺痛的彼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